幸运农场任三计划:冯杰,文字里的智者——评冯杰散文近作

2018-06-28 11:18:13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迪拜二分彩 www.dl470.cn □曹文生

  我是冯杰的铁粉,自称为“蜂蜜”(冯迷)。
  这个称呼,包含着一种自足,一种采撷文字精神食粮后的欣喜。我在这个世上,漂泊过了太多的地方,也见过太多的人,或许,早已混成“老油条”了。
  我向来喜欢这样定位自己,一是过了欣喜的年龄,会隐藏自己的情感了,或者说,学会戴面具了;二是越来越缺少感动了。
  许多人写作,喜欢炫耀技巧,总是在文字里绕来绕去,把散文写的与小说相似,缺少了一种文体的风骨,过多地填充情节和心理推进,让人颇感失望。
  我喜欢的文字,最好安静些、闲适些,或许,由于读汪曾祺和明清小品文太多的缘故,对那种长篇大论的散文有些恐惧,就像朋友戏言:中国缺少真正的长篇,很多长篇不过是生硬地将中篇拉长。散文也面临着这样的尴尬,看似洋洋洒洒,其实凝聚在一起,是缺少一个内核的。
  这个内核,我姑且称之为“趣味”。
  文字少了趣味,与读者便有些隔阂了。很多人说,写文是为了自抒性灵,不考虑读者,如果真是这样,就没必要到处发表了,自己玩玩就行了,这个命题经不起推敲,一看就是个假命题。
  作为河南散文界的领军人物,冯杰的散文精短、有趣,我读过他的《泥花散帖》《田园书》《说食画》,每次读罢都拍案叫绝,一花一草一器皿,能写出高人一等的境界,非一般人所能驾驭。
  每一个作家,都有精神故乡的。非小说家所独有,贾平凹的商州,刘亮程的新疆农村,梁鸿的梁庄,都是作者灵魂栖息的场域。在冯杰的笔下,北中原就是一个反复出现的精神高地。北中原其实是河南的缩影,它厚重而多苦难。不知为何,读别人的文字,总觉得进不了血液,后来才知晓是方言的缘由。别处的语言将我们排除在文本之外,冯杰的散文却没有这种“隔”的状态,每一篇文字都仿若有自己故乡的影子,里面出现的风物,或许就是故乡的,只不过被冯杰偷走了。
  在北中原,藏匿着太多人物的影子,写花草,背后传递的认知,其思维是河南式的,这成为中原的一种精神符号,让每一个远走的人,都在散文里复活。北中原,到底有多大,谁也说不清楚,或许就是他居住过的村子,或许就是整个中国的代名词,那里供奉着神,供奉着人性,也供奉着草木与器皿。
  一草一天地,一物一乾坤。
  有台湾作家形容冯杰为“慢活”,其实,冯杰的散文是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刻意追求一种慢,这种慢与生活的快形成了错位,这让他的文字更显得独具一格。在这个社会,只有慢下来,心才能安静,才能品味出草木深藏的思想。
  读散文,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长句子,一口气下来,窒息一样的感觉,句子冗长而不知节制。好的散文散淡而透明,应该如一参禅的过程,“茶禅一味”,也可以复制到形容散文上来,闲心而有功夫,方见趣味。冯杰的文字,不过分表现苦痛,痛被草木的“趣”消解掉了,它隐藏在文字里,看似无痛,细品却时常见苦味,这个消解过程,最能体现散文家的写作功力。
  冯杰无疑是最出色的文字圣手,他揉捏得恰到好处,读他的每一篇文字都犹如回一趟故乡,围绕你身边的,不是挖掘机的轰鸣,而是庄稼与古老的农具撞击声,在慢节奏的文字里,收获一地五谷。
  冯杰的语言节制而富有诗意。
  许多人,只知道一个散文写得出色的冯杰,而不知道一个具有诗人身份的冯杰。他所有文字的源头,是一座诗歌的矿藏,他以诗歌起家,却以散文成名。上次在郑州瓦库,冯杰还戏说,他认可的身份,是诗人冯杰。
  或许,诗的火种散落在冯杰的文字里,这让他的散文语言很雅致,虽然写的大多是泥土上的事情,却毫无泥土味。他只是假借乡土的名义,来书写属于自己的美学范畴。
  冯杰的散文,散发出太多的文化趣味,他的散文灵活多变,不呆板拘束,一花一草,都携带着文化基因。草,还是草;草,又不是大众意义上的草。它已经成了一种唤醒记忆的符号,每读一篇散文,感觉又读懂了一点村庄。
  其实,高高在上的散文,一般得不到大众的认可,无论你的名气多大。许多人,喜欢用思想性去填充文字,语言晦涩难懂,像读一篇学术论文,无趣且无聊。冯杰的文字,雅中带俗。雅是传递着那种文化情怀的士大夫的雅趣,俗是那种从土地里长出来的乡间文化。这文化,幽默接地气,透着一股子青草气息。
  从冯杰的文字里,可以感觉出这是一个具有生活趣味的老者。他的文字,处处是谈生活,处处又超越生活,读他的散文,便觉得他是一个与生活对话的智者。他不以布道者的名字,向读者贩卖所谓的经验。他渴望在文字里,表达一种姿态:散文归根到底,是一种玩的文化,一旦把文化当成谋生或求名声的工具,那么文字就死了。他的文字永远不会死去,因为他从不在文字里告诉你应该怎么做,他喜欢他的北中原,喜欢那些悲喜交集的命运,在他的文字里,一草一命,一物一命。
  冯杰用温和的态度去捏合文字。其实,脱离文字后,他仍然是一个极有生活情趣的人,他谈吃,谈酱黄瓜和蒸菜的搭配,谈萝卜粉条的好处。一个具有烟火味儿的冯杰,在文字里,又在文字外。
  我欠冯杰一个感谢,我与他只有一面之缘,他却不吝啬笔墨,为我的新书《果蔬园里种光阴》写了推荐语,这让我心生温暖,让一个老者的形象超越陕西河南两地的距离,时刻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  翻开书,看见这一段推荐语:“曹文生把中原的花草菜蔬带到异乡,是当做故乡子民亲人来写的,一棵棵带着手温和语感,物人相坐,物人相语,物人相通。”看到这段文字,我仿佛看见一个不清高且带着温和气息的智者,在河南的大地上,为我们书写一段透明且干净的文字。
  春暖,我在苹果花盛开的北方,感念一个文人的风骨和一种风趣的情怀。冯杰的文字是一股清气,抑或说一轮温暖的太阳,出现在文字的天空里。

编辑:刘文君 

上一篇:阅读改变命运——外卖小哥夺冠有感
下一篇:邵雍的教育思想(连载)

  • 安徽网记者实拍2018全国高考合肥现场 2018-08-04
  • [大笑]阿Q都是这么说的。。。。。。 2018-08-04
  • 460| 334| 30| 475| 189| 108| 156| 317| 899| 858|